【韓周葉】極速情人‧章一


※cp 分別是 韓葉&周葉 沒有韓周,謝謝。
※本文基本上私設定+考據
※考據盡力了,還是有BUG處就請大家多加包容
※下一章由 霜月妃更新!(我這邊應該也會放)





深夜公路交流道旁,聚集著為數不少的車子,車子引擎低沉的轟鳴聲,穿著養眼身材火辣的女子三三兩兩地或坐或站,隨著音樂輕微晃動著身軀。

在輪迴車隊所在的地盤區,晚上是沒有人敢開車上公路的,因為居民都知道到了晚上這裡可是尬車*的天堂。

今晚卻又比平常更為喧囂,因為明天就是為期三天的全明星賽,所有參與拉力賽的車隊經過粉絲票選,進前二十名的選手就可以連同自家車隊帶來參加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賽,這對車隊來是很好的一次宣傳機會;對選手來說更是一種榮耀。

而近年來以飛快速度成長起來的輪迴車隊爭取到了這次全明星賽的主辦權,輪迴的老闆拼盡全力都要把這場全明星賽辦好,辦好代表就是一次良好的宣傳,他都能看見白花花的鈔票了。



這個看似平凡的夜晚、路邊、往常的聚眾,迎來了一個不尋常的客人。

那是一輛拼裝的車子,車上五顏六色的塗鴉雜亂得令人不敢直視,人群對這輛車子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著還時不時傳來幾聲笑聲。

在車內的葉修一點也不在乎這些閒言閒語,對他來說來這裡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賭車幫自己的君莫笑換到更好的零件。

『叩叩!』有人靠了過來在緊閉的車窗上敲了敲。

葉修拉下了車窗。

於是這裡領頭的人看到的景象就是一個有些懶洋洋的男人,搭在方向盤上的手指間還夾著一根雪白的煙,他還沒開口裡頭的人就先說話了。

「怎麼不歡迎我嗎?」說完葉修還四處轉頭看看。

「……那你想做什麼?」領頭的人挑了挑眉。

「來賭吧,以車賭車。」

「就憑這輛車?」

「嗯?不行?…………還是說覺得無法贏過我?贏過這輛車?」葉修吸了一口煙緩緩吐出,拍了拍方向盤「這孩子還沒輸過呢,如何讓我見識一下?」

「行!那就來!」領頭的人被那張不可一世充滿自信的微笑激得火氣都上來了。賭就賭誰怕誰啊!對方還是跑來自家的地盤上來賭!要比公路賽誰能比得過在公路上稱霸的輪迴。

兩輛車開上了公路,而妙齡女子在眾人的叫囂下,搖擺著腰走到了兩輛車前方中央。

「Are─ you─ ready─?」女子高舉著手帕,用眼神問著蓄勢待發的兩位駕駛,確定兩人都對她拋來沒問題的訊號。

「GO!!」兩輛車一秒不差地在舉著手帕的手往下一划的那刻便衝了出去。



周澤楷開著車上了離自家最近的公路,明天就是全明星賽了,身為車隊裡的王牌兼隊長他很明白明星賽對車隊的宣傳幫助有多大,即便如此這也不妨礙他出來兜兜風放鬆一下心情,尤其是前陣子爆出葉秋的退役,無疑讓平日沉默寡言的他更加地沉默了。

沉默青年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就這樣一句話都沒說,突然間就了無聲息地消失。當然選手們沒有一個人相信葉秋就這樣退役,這個帶起第十區拉力賽的先驅者會這樣如此落魄地退役,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一次的事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問題就來了,那次的事故若如同大家所想的絕非葉秋操控失當的話,會讓車子失控就是只有在停修時有人動了手腳,這麼一想就覺得可怕,那輛車可是有三冠加身的一葉之秋之外上面可是有兩條人命!

嘉世車隊內部終究是出了問題,但因為是人家內部的事,即使大家都有所懷疑也不能拿到明面上來講,別家車隊插手管到人家車隊的家務事裡頭去,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青年一邊想著一邊腳下的油門緩緩下壓,儀錶板上的數字不斷攀升,握著方向盤的手很穩,若是旁邊有坐人的話根本看不出正在高速行駛。

當身後有車子超越自己的車時,周澤楷一瞬間驚訝地眼睛睜大了一些些,不過良好的動態視力還是讓他隱約分辨出前面五顏六色並讓他看到車尾燈的主人是葉秋*,當然葉秋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隨便來個人可能無法像青年在這樣的高速下分辨出車上的人。

正在思思念念的人都出現了,這還有什麼好遲疑的,一踩油門隨即追上前方的車子,看了一下後照鏡,後方還有一輛寶藍色的車子苦苦追趕著。

寶藍跑車車蓋上還有一個輪迴車隊的LOGO在上頭,這分明是自家車隊私下的勢力之一。周澤楷是什麼人?他轉念一想就知道前輩是跑來自家地盤上欺負人了。

但是不管葉秋*是不是跑來自己的地盤欺負人還是被欺負,後者不太可能就是了,他已經決定要抓到葉秋*好好地問個清楚,絕對不再讓前輩這樣了無聲息地消失。

要追上葉秋*的車,周澤楷很有信心,雖然明面上看不出葉秋*用得是哪家的車子,他也不是開一槍穿雲出來,畢竟他也只是出來兜兜風,開的是他平日的代步車BMW I8。

隨著兩人的速度越飆越快,用肉眼看的話,只能看見一個五彩繽紛的線過去後緊接著黑色中帶著一抹藍呼嘯而過,而原本跟葉秋比賽的車子早已被他們拋在後頭。

坐在君莫笑裡的葉修透過後視鏡清楚地看見這輛中途跟他飆起速度的車是周澤楷,在一明一滅的路燈接力下俊美後輩的臉上已經是切換到進入比賽時那種具有侵略性又鋒利的神情了,就是在他看著轉播螢幕時車內的鏡頭照著周澤楷,場下溫和的後輩在場上完全不同的樣貌。

雖然只瞄了一眼,但是周澤楷那似狼的眼神就一瞬間讓他血液凝固隨後沸騰起來,那種只能在賽場上感受到的戰慄感,情緒一旦高漲了起來就停不下來,葉修開始專注起來拿出參賽時的精神。


看著眼前的車子還有加速的現象,周澤楷在心中感嘆一下真不愧是前輩,他依舊維持著穩定的加速,青年知道這段賽程即將結束,在到下一個交流道時就要分出勝負!

最後周澤楷些許落後於葉秋的車,逐漸減速後的兩人前後下了交流道,默默地跟在葉秋的身後。下了交流道後的葉修並沒有再加速,緩緩地停靠到一間最近的便利商店外的小型停車場上,黑色的BMW I8毫不猶豫地停靠在五顏六色的君莫笑身邊。

葉修熄了火,下車靠著車門點起了一根菸抽著,他可不傻,他自然知道周澤楷可有一堆問題想問他,要不然也不會在公路上跟他玩追逐戰。

「前輩。」周澤楷下車走了過來站在葉修面前,那雙彷彿能替他說話的黑眼珠直直盯著他,大有葉修這時候不給他個解釋不放他走的意味。

「哈囉,小周好久不見了。」

「前輩,退役?」依照剛剛這樣跑下來,他知道葉秋的狀態絕對沒有下滑。

「小周,是啊〝葉秋〞是退役了」葉修抬起無精打采的眼,叼著菸的嘴邊抹起狡猾的弧度,「現在可要叫我葉修。」

周澤楷輕輕地點頭表示他知道了,面對葉修之前用的是假名這件事他風清雲淡的揭過去,在他眼裡看來,不論是叫葉秋還是葉修都沒關係,他都不會認錯這個人。

「一葉之秋,沒事?」當時在螢幕上看到火紅色的一葉之秋擦過護欄整個打滑一圈時,英俊的青年覺得那一瞬間自己的心臟緊縮著呼吸變得困難。

那可是一葉之秋啊,而傾慕的前輩正坐裡頭。


「沒事,你別多想,孫翔是不錯的駕駛員,一葉之秋由他接手也不可惜。」葉修知道只要那張揚的青年不把這一切當作炫耀好好地發揮,一葉之秋在他手上一樣會發光。

而葉修所講的話,不是他要聽的,周澤楷搖了搖頭,一貫沉默精簡路線的青年難得開口說了一大段話。「前輩,絕對沒有操作失誤,也不該退役,嘉世……有問題。」

抽著菸的男人聞言不禁失笑了一下,要他說這個後輩哪都好,多金帥氣,高大挺拔;也哪都不好搞定,不好搞定的地方就如同在賽場上周澤楷絕對沒有他外表上那樣單純無害。

老實說他是很欣賞他這個後輩的,但是他與前東家嘉世的事還輪不到眼前的青年來管,再者他也覺得事情已經過了,只不過是重頭再來過罷了。

「小周。」葉修手上的菸燃到了盡頭,他把菸頭丟在地上並踩熄它,「我現在很好,這孩子你認識過了,它是君莫笑,以後還有機會看到它的。」

愛憐地拍了拍車身,抽完菸的葉修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座裡。

「明天見,小周,這次全明星我難得當一次觀眾呢,對了,記得讓那小子輸給我的車子明天交給我啊。」

周澤楷目送著那輛奪人眼光五顏六色的君莫笑離去,「……明天見,葉修前輩。」他道別的話語消散在君莫笑的引擎聲裡。

前輩是不會這麼輕易就殞落的,周澤楷想,至少今晚葉修駕駛著君莫笑的表現,他知道他一定會會回來的。

明天……明天可得好好表現。





--


*尬車:灣家用語,差不多就是飆車比賽的意思。
*小周還是以為是叫做葉秋,所以這邊的葉秋=葉修。


換了工作,新工作非常地忙碌OTZ
一忙碌起來,文力跟手感、靈感全數跟我說再見
也很難得這次跟霜寫接龍,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寫接龍....
基本上我這邊會走單一的周葉路線
他那邊走韓葉路線,他會帶其他CP玩 ~~
以上!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