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葉】龍說(上)



※人類周X龍族葉修
※篇名其實沒有意義,等想到更好的時候再說(RY
※私設如山,請不要太認真計較。




那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傍晚了。

少年抱著藤編的籃子,籃子裡頭有許多他在森林邊緣摘取來的野樹果。他一邊小跑步想要趕在天色完全暗下來以前回到鎮上,一邊小心翼翼地抱著籃子他也不想讓好不容易摘到的果子掉了出去。

『咚。』是重物落下的聲音但並不大聲,聽覺靈敏的少年停下了他的腳步。

是……什麼東西呢?

小小的身影像是魔怔了一樣,動也不動地停在半路上,他的內心不斷地掙扎著,看了看天色,最後抵不過好奇心的少年一手抱著籃子走向聲音來源的樹叢,輕輕地撥開樹欉。

在樹叢的後面是一隻受了傷的龍,翠綠的龍鱗上還沾染著點點鮮血,他艱難地呼吸著,雖然沒有發出痛苦的呻吟,可是少年知道龍受了很重的傷而且很痛。

少年伸出手想去摸摸躺在地上的龍,就在細小的指尖要觸碰到龍時。

『別摸,孩子,那些血跡最好不要碰。』一個有些沙啞的嗓音直接在少年的腦海裡響起,但低低的有些懶散的聲音裡頭有著明顯的疲倦感。

「……沒事?」五官精緻的少年並沒有被聲音直接傳到腦海裡的這件事嚇到。他收回自己的手,蹲在一旁,黑亮的眼珠看著背對著他躺的龍。

『沒事,那些並不是我的血。你不怕我啊?』

少年連忙搖了搖頭,才想到龍根本看不到他搖頭,於是他說了一句「不怕。」

『你很有趣,很少小孩不怕龍的。』龍輕笑了幾聲。

少年默默地回答。「這裡是S鎮。」

『……喔,難怪你不怕,沒想到居然掉到有名的馴龍鎮附近,運氣不好啊……』龍在聽到S鎮時,停頓了好幾秒才說話,大概是沒想到自己的運氣居然如此之差。

這麼一小段時間的對話,原本還泛著紅黃的天空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氣溫一下子冷了起來。

少年握緊了拳頭又鬆開,反反覆覆好幾次才下定了決心開口說,「受傷了……要回家嗎?」

龍一聽到少年這樣欠缺主詞的講話方式,一下子就樂了。前面的對話還沒感覺,只是覺得這孩子的話真少。

『怎麼?你想養我啊?認主?』

「養你,你受傷了。」他聽得出龍的嗓音裡頭的笑意,知道他並沒有生氣。

『行啊,不過話先說在前頭啊,我是很好養但是要馴服我可沒那麼容易,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啊。』龍在說完後,慢慢地縮小成了小龍的模樣,『對了要養之前,我也得知道養我的人叫什麼名字吧?』

少年把籃子裡的滿噹噹的野果倒了一半出來,留了一些空間要給小龍窩在裡頭好方便讓他帶回家。

「周澤楷。」少年看著變小的龍吃掉了兩三個果子後,捲成一圈地窩在一堆果子上面,他把原本蓋果子上頭的棉布重新蓋在上面,並確定從外頭看不出有一頭龍在裡頭,小心翼翼地把籃子抱在懷裡。

『叫我葉修就行了,請多多指教啊,小周。』周澤楷在微涼的夜色中聽見龍在他的腦海說著。


--


周澤楷所居住的城鎮是大陸上有名的馴龍鎮,凡舉有名的龍騎士有過半數都來自這個城鎮,而這個城鎮的居民們也幾乎以要成龍騎士為志願。

小小的周澤楷自然也不例外。

在S鎮裡沒有主人的龍幾乎是不存在的,而要成為一名龍騎士,勢必得找到一頭沒有認主的龍,馴服他並讓龍認同自己,這過程通常都會耗費上一段不算短的時間。

龍是一種很忠誠但驕傲的生物,這也不能怪牠們,他們擁有著幾乎與天地一般長久的生命還有與生命同等的智慧。而這樣的他們一但認了主,是絕對不會背叛也會誓死保護主人,而認主的印記那更是直至主人死亡才會消失的。

而曾經認過主的龍,通常要再找到他們並且馴服那又更是難上加難。

周澤楷不知道葉修是否認過主,但是一開始把他撿回家也不是為了要馴服他,等葉修傷好,如果葉修要離開他會讓葉修離開。即使未來的他要再遇到沒有認過主的龍的機率很低,他也還是會這麼做。


由於天色已暗,周澤楷在回到鎮裡時,被已經出來守門的守衛攔了下來,花了一些時間解釋他為什麼沒有在城門關之前回到鎮上。守衛也沒多為難周澤楷,關心了一下他最近的生活狀況後就放人過去了。

回家的路上,一些鎮上的大嬸看到他,都會招招手把他叫過來並且塞點東西給他,於是當周澤楷回到家裡時,除了抱著裝有葉修的籃子以外,手上還多了一串香腸、幾包餅乾、幾顆馬鈴薯。

艱難地把籃子放到桌上後,周澤楷趕緊把大嬸們塞給他的東西放進廚房裡收好。

「你一個人住啊?」這次的聲音就不是從腦海裡響起的了,周澤楷放下收進麻袋裡的馬鈴薯,轉過頭來就看見那隻小小的龍頂著棉布想去拉桌子上用紙包好的餅乾。

「嗯,想吃?」一邊這樣問著,只有自己一個人住的孩子一邊走了過來,手腳俐落地點了桌上的蠟燭,並且把葉修頭上的棉布拿了起來,包著餅乾的紙包他也一併幫葉修打開,然後他就看著小龍拿起餅乾兩三口地就吃完一塊,看上去很餓的模樣。

這樣的景象讓周澤楷嘴角微微地上揚,隨後又趕緊地跑進了另一個房間裡,再出來的時候手上抱了不少瓶瓶罐罐。

葉修一眼就認得出來那些都是裝有可以治癒龍身上的傷的魔藥。

他看著周澤楷把那些魔藥擺在自己的面前,又問了一句,「父母呢?」葉修在那些瓶瓶罐罐的縫隙間繞來繞去,像是正在挑選哪一瓶比較適合。

「他們……去了帝都,一段時間不在。」

「喔,帝都啊。」葉修大概知道為什麼周澤楷的父母會去帝都,這陣子的邊境不太安穩,只要是有點能力的龍騎士都被國王找了過去。

很顯然眼前的少年,照顧自己能力應該是被訓練得不錯,所以少年被留在鎮裡,鎮上的人也都對他照顧有加,雖然葉修覺得周澤楷清秀的長相加了不少分,那些太太少女大概不用他父母去說多加照料一下也還是會塞給他那些食物。周澤楷的五官精緻,還沒完全長開就已經很好看了,這再長大一些還得了啊,葉修想。

他現在身上的傷從外表上看不太出來,但實際上內部可說是元氣大傷,被這個孩子撿回家照顧也算得上不幸中的大幸了吧,有藥總比自己窩在森林裡等傷好來得快些。

同時也覺得這孩子很有趣,心性很穩,幾乎不像十二、三歲的少年,反而比較像是成年人。

這個晚上,周澤楷弄了一些馬鈴薯濃湯跟麵包當晚餐,和葉修分著解決掉後,在盯著葉修喝過魔藥後。他把之前家裡專門給小龍睡的籐籃從父母的房間裡搬了出來,安置在自己的床旁邊以方便照顧葉修。藤籃裡頭鋪了好幾顆鬆軟雪白的枕頭,還有一塊民族圖騰花紋的毛毯,溫暖且舒適的窩。

葉修跟在周澤楷身後 拍著翅膀飛進房間裡時,看到那個藤籃時不禁汗顏了一下,「小周啊,你父母的龍是母的?」

「嗯,不喜歡?」周澤楷一直以為那就是給小龍睡的窩,倒是沒想到還有喜好問題,他微微歪頭想了一下。「你是傷患,需要。」

葉修其實倒也不是說很在意睡床的樣式,只要能安穩睡上一覺,他對於其他的部分也就無所謂。他只是擔心萬一周澤楷父母回來後,這床的原主人不會想要跟他打一架就是了,龍對於物品的占有欲可是很可怕的。

「不,我比較擔心的是你家那條龍回來後會想跟我打一架,這是她的床,我睡的話會有味道沾染上去,她回來後肯定會知道的。」葉修繞過那個藤籃,飛到了單人床的床頭櫃上,「沒關係的,我睡這就可以了。」

周澤楷沉默了幾秒最後還是從藤籃的最底下挖了一顆枕頭出來放在床頭櫃上,並拍了拍枕頭一臉期待葉修在上頭休息的模樣。葉修無奈也不想拂了周澤楷的心意,就伸出爪子把枕頭拉了過來在上頭踩了幾下喬個舒適的位置,就美美捲睡在枕頭上。

少年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吹熄蠟燭。


--


第二天,周澤楷是被煎蛋的香味叫醒的,躺在床上恍惚間他以為母親還在家裡。陽光溫暖地晒灑在被子上,木造房屋微微散發著木頭特有清香,臉枕在軟軟的枕頭上,意識還沒完全清醒的周澤楷忍不住地蹭了蹭枕頭。

嗯……媽媽等一下會進房間叫人,可以再……多睡一下…………嗯……?

不對!!家裡應該沒有人!

睡得一頭亂毛的少年猛地從床上蹦起來,急急忙忙下床的結果就是碰的一聲摔下床,這一摔摔得可結實了,周澤楷痛得齜牙裂嘴淚眼汪汪。

聽到聲響走進來的葉修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你……在幹嘛呢這是?」一手還拿平底鍋另一手拿著鍋鏟的青少年問,煎蛋的香味從廚房那頭移動到了房間裡。

「葉修?」父母外出這個家裡應該是只剩自己跟昨天撿回來龍,門禁的魔法並沒有被破壞,所以出現的人只有可能是葉修。「化形?」

「啊,你是說我怎麼可能變成人的模樣是吧?」

周澤楷點點頭。

「這個解釋起來有點麻煩,你先換衣服出來吃早餐,我再跟你說吧。」葉修揚了揚手裡的鍋鏟,便轉身離開了房間。

等周澤楷換好衣服走出來的時候,餐桌上已經擺好兩個大餐盤,擺放著兩片煎得香脆的培根、一條香腸、一顆太陽蛋,兩個餐盤的旁邊還各自放著一杯牛奶,中央則有一小籃的麵包。

已經好一陣子只有自己一個人吃飯的少年,看著這副景象眼眶不禁有些熱心頭暖暖的。

「換好啦?吃早餐吧!」葉修捧著一個大木碗從廚房裡出來,放到桌上時周澤楷看清楚木碗裡頭有剛洗好翠綠鮮嫩的萵苣、切成絲的紫高麗菜,小小的番茄塊、玉米粒點輟其中。

吃飽喝足後,周澤楷翻出家裡的茶壺茶杯,泡好了茶坐在桌邊一副我已經準備好的模樣。

「葉修,人型?」

依照村子裡的有關龍的書籍,從沒出現過有關龍族還能化成人的模樣的記載,所以沒有人知道龍是還可以化成人型的,而且真要是這樣的話有多少的龍是化成人型混在人群裡的呢?

「別想啦,能有人型的只有我這個年紀的龍才會,在我之後出生的龍都不會,所以你們人類的書籍上是不會有記載的。」葉修像是知道周澤楷在想什麼一樣,他說完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不過這件事你可別出去說啊。」

周澤楷表情認真地點了點頭,「年紀?」

葉修看上去只有十八九歲的模樣,感覺沒有比自己大多少歲,而且昨天天色昏暗他也沒有辦法去數葉修背上龍鰭,數龍鰭是他們辨認龍年齡的一個方法,難道龍的年齡跟人型的年齡是不成正比的嗎?

「我嗎?其實我也不太記得我活了多久,前一陣子才從一段很長的沉睡中醒來,沒想到才一出來就被獵龍人攻擊了。」而且攻擊的手段也不太一樣了,所以他才受了不小的傷,強撐著落到一處看起來很茂密的森林處,結果被周澤楷撿回家照顧。「而且我所化的人型年齡是跟你有關的。」

「我?」危襟正坐的少年,眨了眨眼,看來很是疑惑。

『叩叩叩!』「小周!」

一陣拍門聲跟外頭的喊聲打斷了葉修準備要說出口的話。葉修笑了笑說,「這事不急,你要上學吧?那就回來再說吧。」拍拍少年的頭,葉修看著周澤楷急忙拿了掛在門口衣架上的包包,準備推開門。

「路上小心,晚點見。」他說。

周澤楷回頭看見葉修依舊坐在那邊,笑著揮揮手目送他出門。而這一幕不知為何地讓他感覺十分熟悉,就好像葉修那樣送他出門已經好多年了,而這裡就是他們兩個人的家。


--

說件好笑的事,之前寫完周葉六十分的智齒那篇後....我就長智齒了(哀傷臉) 痛的。
然後寫這個腦洞...跟馴龍高手自然有說不清理不斷的關係,我實在是太喜歡馴龍的配樂了
一邊工作一邊聽然後就洞就開了(ㄍ


Category: 全職-周葉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